前言有时候我经常在想,我的人生到底是因爲什麽才变得如此淫乱不堪是起初的阴谋暗算还是之后威胁与迫害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与渴望也许……这一切的源头,都是最初的放纵与人性最深处的欲望所致。但不管怎样,现在的我都已经深陷在这欲望的漩涡中无法自拔,甚至到了最后还有些乐此不疲。是的,原来这无可挽救的一切是那麽的憋屈,那麽的刺激,那麽的让人性奋,那麽的……令我感到血脉喷张。古人云【进贤臣、远小人】,这句话对于我这个从小抱有远大理想的人来说,无意是一句至理名言。但可惜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生活中处处暗藏着杀机,这句真理的背后却有一个我无法参透的道理,那就是【甯得罪君子、务得罪小人】,而之后我又深刻明白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道理,尤其是一个让我身边女人们都爲之疯狂的【小人】……我叫徐凯,今年38岁,山东青岛人,我身高均衡,身材偏旁,正规大学本科的底子。也许是因爲家母从小对我的严厉教育,使得我向来做什麽事情都无比认真上进。我不是不想继续进修学业,只是我有一个更重要的理想,那就是赚钱!许梅,我曾经的恋人,如今是我的爱妻。在当初那个【狼多肉少】大学里,许梅无疑是万军丛中一点红。她并非所谓的校花,但她却是骄子,是完美的佳人,是要强的红顔。大概是因爲家族遗传的原因,许梅天生身材苗条匀称,她身高170,拥有一双超长且性感的大美腿,这双近乎完美的长腿迷倒过所有追求她的男人,不过之后她还是成爲了我的妻子。2005年,我和刚毕业的许梅结婚了,当时她已经身怀有孕。那一年我拼命工作,虽然辛苦,但也不免感到幸福美满。又过了一年后,我们可爱的小女儿诞生了,此时我的压力也逐渐增大,不过压力越大动力就越大,不知道是老天爷的眷顾还是我自己的努力经过几年内的拼搏后,我的事业竟顺风顺水的蒸蒸日上,在青岛我开了一家小型的贸易公司,并在日照开办了一个机械加工厂,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起码也是一个成功人士了。生活的条件好了,自然要给曾经辛苦的老婆得以补偿,随着我的业务不断扩大,我在青岛买了两栋别墅给老婆与家母住,但又因爲工作繁忙,我便不得不又来往于青岛和日照之间。久而久之,孤独的老婆也越来越对我抱有埋怨,但我却依旧初心不改。两口子过日子,最重要的体谅与关怀,爲家爲业我不辞辛苦,老婆的这点埋怨有算的了什麽然而就在这时,有一双枯糙【老手】在不经意之间慢慢伸向了我那迷人的妻子,令她那两条性感的美腿颤抖不已、从而欲罢不能,最终沦陷成爲一对儿任人摆布的【骚浪蹄子】……第一集 意外的车祸一切的一切要从多年前的一次意外说起。当时还在家中的我,正准备前往日照公办,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却打破了我这原本平静的生活……「喂,老婆啊,咋啦」「喂!老公!我…我出车祸了!!」「啊」「啊不是!那个……不是我,是…是别人,是我撞到人了……」「你撞人了那现在什麽情况你现在在哪」「我……我这会儿在中心医院里面,我、我……」「行行行……你别说了,我现在马上过去!」「那…那老公你快点,我…现在一个人什麽都不懂。」电话中的老婆用极其恐慌的声音想我诉说着,从她那磕磕绊绊的语气中,我听出了事情的严重性。而此时我的母亲也闻声赶来,她见我神请略显不安,便对我问道。「小凯,怎麽了出什麽事了吗」「妈,小梅开车撞到人了,我要去一趟医院。」「怎麽会这样我跟你一块去吧。」「妈,您就别去了,这事我自己能解决,您在家把孩子看好,估计没什麽事的。」我嘴上虽然说着没事,但心里却是焦乱如火,我知道老婆一向车技不佳,此次的车祸想必非同小可,可这时母亲却显得格外冷静。「就是万一有什麽事你也不能慌!小梅这孩子向来马虎,她开车撞人这本来就是犯法的事情,你要是再一慌,这事只会越来越乱。」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年近六旬,但声音却依然铿锵有力的女人。我的母亲叫李梅华,退休前是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她身高虽然不到165,但体形苗条,气质挺拔,强势的性格不仅感染到了我,就连她那些曾经的同事也爲她冠上了【女强人】的称号。「妈,我不慌,可也您别着急呀,这事我心里自有分寸。」「呵呵,好笑了,我有什麽可急的你妈妈我什麽大风大浪没见过我是在担心你啊。」「哎呀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您就放心吧,我去去就回来。」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家母的这番话其实是在给我敲响警锺,只是当初我还愚钝,自以爲混了两年社会便无往不利,不知道世间真正的险恶还没有浮出水面。而我更加不知道的是在短短几年以后,我这位见过大风大浪、严厉强势的母亲,却成了一只跪在他人脚下哭泣的母狗。「姓名。」「许、许梅…」「年龄。」「28岁。」「单位呢」「中国银行……安徽路分行。」「出事的时候,你把刹车当油门了,是吧」「………………」「你知不知道女士开车的时候,是不能穿高跟鞋的」「我…………哎呀!老公你可来了!!」当我走进医院大厅的时候,只见妻子正身穿一件花白色的包臀短裙,两条修长大美腿上紧裹着一双性感的黑丝袜,踏着一对儿精致的高跟鞋,正被一名交警询问着。此时窘迫的妻子巧然看见我的到来,那紧张的眼神中竟透出一股希望。「老婆,这到底怎麽回事啊」「你是肇事者的爱人吗」「我是,警察同志啊,这到底什麽情况啊我老婆刚拿驾照不久,她肯定不是故意的。」「废话!要是故意的那人早死了。」交警一脸不悦的看着我,那意思好像就是我把人撞了一样。此时我也不想再多说什麽,毕竟自己理亏,便把话题转了过去。「警察同志,额……我想先看看那个被撞伤的人。」「在病房里躺着呢,我说你老婆也真是的,竟把刹车当油门踩了,还好那老头命大呀,要不然这……」「真对不起,那个……我先去看看那个人怎麽样了,一会咱们再说啊……」当我听见交警说被撞的那个人是一个老头时,我的心不禁揪了一下,先不说老人家身子骨弱,被撞后那些医药费的问题,就是他家属跑来跟找麻烦我也有些受不了,而最让我担心的是万一对方要【碰瓷】又该怎麽办可等我走进病房时,之前的那些顾虑却悄然在我心中平稳了下来,因爲躺在我面前的这个老头,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而且从相貌上看去,他根本就不是我想的那种七老八十、弱不经风的样子,而是一脸红扑扑的静躺在床上,正在那闭目养神呢。「大叔,您没事吧」此时我坐在病床旁边,轻声对闭目中的老头说道。「嗯……你是」而这时老头也缓缓睁开双眼,扭头对我问道。「呵呵,老人家,我是……」「呀!老伯,你醒了啊」我话音没落,就见妻子此时仓惶的走了过来,她见病床上的老头已经醒来,便又略显尴尬的说道。「老伯,这是我的爱人,我打电话叫他过来帮忙的。」「哦,呵呵呵……好好,谢谢,谢谢了。」老头此时居然点头鸣谢,这倒让我感到有些有些不好意思,便又赶紧对他说道。「大叔啊,你可千万别这麽说,我老婆她刚刚学会开车,真是对不住了,把您撞成这个样子。」「嗨……年轻人刚会开车,上路时难免紧张,能理解,能理解的。」我见这个老头如此好说话,心中便放心了不少,又见他气色上佳,便又对他问道。「大叔,你现在感觉怎麽样啊」「呵呵,还行,你虽然媳妇厉害,但我这把老骨头还经得住她一撞,这要是换了别的人啊,肯定要被你媳妇给撞的起不来身子喽。」老头这明显是【话里有话】,只是当时我还尚未参透,现在想想还真替自己感到可笑。「大叔,您贵姓啊」「俺姓王,王良泉正是敝人。」「哦,王叔啊,我看您气色不错,您老今年高寿啊」「哎呀,什麽高寿不高寿的,还小呢,65岁。」「呦!看着可不像啊,瞧您顶多也就50来岁,您家里人怎麽没来啊通知他们了吗」「家人呵呵,俺老汉孤身一人,没什麽家人啊。」「哦……这样啊。」当时我以爲他只是一个无亲无故的乡下老头而已,那时我心中还多少有些轻蔑这个没文化的老农民,可现在想想……觉得自己还是太嫩了。之后我跟妻子便与老头闲聊了起来,彼此互相了解一番后,发现这个老头虽然身材伟岸,身高好像还没到160,但精气神十足,黑白参半的头发,声音不仅洪亮,而且爲人还有些诙谐幽默,「你们谁是病人家属啊」一名医生此刻悄然走了进来,见他手中拿着一份病例报告,我身边妻子又略显紧张了起来。此时我赶紧将这名医生让到了病房外,掩人耳目的对医生问道。「医生你好,我是肇事者的爱人,我想了解一下病人的情况。」「哦……其实病人也没什麽,只是有些轻微的骨折,软组织有些挫伤,头颅并没有出现淤血状况,不过还要进一步的观察。」我拿着检验报告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听了医生的这番话后,我便彻底安心了,因爲这些小伤根本花不了我多少钱,看来这次也算是有惊无险了。可当我拿起一张X光片查看的时候,突然片中一根莫名的物体让我感到十分好奇。「…………哎我说医生,这张是那个老人的X光片吗」「是啊,你看,老人的大腿骨与内踝骨都没什麽大碍,就连外踝骨也没什麽问题,这老爷子身体还真是壮,你瞧他的骨头多粗。」「医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这根是什麽东西这根不是大腿骨吧」X光片上一根粗壮物体引起了医生的注意,此时医生看了一眼后,不禁对我笑道……「呵呵,这是那老爷子的生殖器啊。」「生殖器」一根粗大的生殖器官,竟然在X光片下明显的显示出一个整体轮廓来,这让我不禁感到万分惊讶!「X光能将生殖器也照射出来吗」「呵呵,通常来讲是不行的,但像这麽大的【家伙】也难免会照出来。」「好家伙,这老头【那话儿】不小啊……」医生见我一脸惊奇的样子,便笑了笑后就转身离开了,此时还在疑惑中的我,看着X光片上那根黑白透明的粗大物体,心中不禁暗想道。(这真的是鸡巴吗没勃起都这麽粗这麽大,这要是勃起的话……)正当我还在感慨老头这根【巨棒】的同时,病房内竟传来了妻子的笑声。「呵呵呵……王伯您可真逗呀。」顺着笑声向里观瞧,只见我老婆正坐在王老头的床边,她伸着一只白嫩的胳膊,竟笑呵呵的让老头帮她看手相呢。「哎,许夫人你可别笑,俺看手相可从来不开玩笑的。正所谓【天地人】三道纹,你看你掌中这条【命运缐】曲折有序,说明你生活美满,但却同样坎坷多难,要不今天你也不会开车撞到俺啊。」王老汉一本正经说的是头头是道,听的妻子也聚精会神了起来。而此刻还站在门外的我却看的是醋意大发!怎麽之前还紧张尴尬的妻子,这麽可快就让老头给她看手相呢也许老婆是想跟对方套套近乎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可看着老头用一根粗糙的手指,在我老婆柔嫩的掌心里划来划去,此刻我心中那股说不出来的酸劲正在不断的翻腾着。「呦,王伯,照您这麽说我可是苦命啊,那你说我该怎麽办啊」「嘿嘿,许夫人莫怕,日后自有贵人相助。」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什麽当老头说【日】后自有【贵人】相助时,我发现老头看妻子的眼神有点不对,他那明亮的眼神中忽然闪出一丝贪婪之意,眼珠子开始不自觉的在妻子的身上打转了起来。「小凯!小凯啊!梅梅她怎样了」当我举步想要走进病房的时候,门外走廊内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发现我那低调典雅的大姨子,陪着我那丰满保守的丈母娘,正着急忙火的赶了过来。「妈,大姐,你们怎麽来了」「哎呦,我一接到梅梅电话,就立马让琳琳赶紧开车带我过来了,哎梅梅呢她怎麽样了没事吧」「妈,是她把别人给撞了,她好着呢,这不在病房里跟人家说话呢麽。」「喔呦…那就好、那就好,可吓死我了,女儿没事就好,那、那我进去看看……」刘爱萍,我老婆的母亲,我的丈母娘,是一位受人敬仰的大学教授。如果说我老婆天生丽质,那起码有一半的功劳要归功于我这位漂亮的丈母娘。我之所以说刘爱萍【漂亮】,并不是单指我丈母娘气色好,而是她真的很漂亮!尽管刘爱萍已经50多岁了,但头发却依然乌黑亮丽,嘴唇轻薄、鼻梁高挺,皮肤紧绷,只有少数的鱼尾纹隐布在她的眼角上,她身高165,同样拥有一双超长无比的美腿,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使刘爱萍的身材不再像年轻时那麽苗条,但换来的却是更加风韵成熟的体形,尤其是她身后那丰满无比的大屁股,更是让我每次看到她,都带有一种有【色】的眼神。其实直到今天我还不时遐想,如果我的丈母娘没有那麽漂亮,那她如今也不至于活这麽的【凄惨】,如果我那岳父大人还在世,那他肯定不愿意看到自己的老婆会变得如此淫荡。「徐凯,这到底是怎麽回事二妹开车怎麽会撞到人呢」「大姐,其实这事也怪我,小梅这不是刚拿到驾照麽,她独自开车出去我都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肯定不让她一个人开车的。」「行了,没事就好。」说话的这位是我老婆的大姐——许琳,此时我跟她说了几句话后,便走进了病房里。说起我这位大姨子来,那可真是温文尔雅,略有一股书卷气息。许琳年龄比我小几岁,是公安局户籍科的科长,无论是身材还是身高,许琳都要比老婆略胜一筹,我曾经用眼睛偷偷测量过,许琳的双腿要比老婆稍长一些,这更加凸显出这个大美人的气质来。不过最让我感到性奋的,还是许琳胸前那两团儿丰满圆润的大奶子,这对儿【豪乳】可称的起人间极品!再配上她那两条超长的黑丝美腿,简直能把男人给迷死!只可惜许琳天生不孕,虽然已婚,但生活却过的并不如意。但也是因爲这一点,才让她【日】后少受了很多不必要的痛苦与折磨。「大姐,怎麽就你跟妈来啦小灵怎麽没来」「哦,小妹今天考试,就没告诉她。」「对对,我觉得这事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许琳嘴中的小妹,便是我的小姨子——许灵。此时我心中很庆幸许灵没有到来,因爲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确实在有些时候让我感到头疼。许灵是个贪玩的女孩,当时她还就读大学专科,因爲在三姐妹中她年龄最小,所以从小便被我的丈母娘给惯坏了。许灵身高169,身材与两个姐姐相似,她性格外向,活泼好动,有时候甚至会做出一些令人乍舌的行爲来。同样是美丽动人的四母女,同样是几乎完美的超长美腿,而然她们四个却有着各自不同的装饰。我那漂亮丰满的丈母娘习惯穿着保守的肉色丝袜,配合一些短跟皮鞋。我曾注意观察过,刘爱萍腿上的【肉丝】应该是那种比较宽大的连体丝袜,显而易见是要撑起她身后那团沈甸甸的肥肉臀。而我那性感标致的老婆,却喜欢穿着迷人的黑色丝袜与一些精致的酒红色高跟鞋来配合她的美腿。这一点也是我的最爱,我经常会买一些性感的开档黑丝来配老婆那双诱人的美腿。至于我那大姨子许琳,却偏爱单调的灰色丝袜与高贵的白色高跟鞋、或黑色高跟鞋来搭配她的骚足。也许是性格使然,许琳总是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她那无比修长的美腿,也尽可能的保持着一种低调的美感,然而美腿就是美腿,许琳这刻意的掩饰,反而却让她那双超长的美腿更加骚气蓬勃!可单单偏数我这小姨子许灵是一个异类,这小丫头总给人一种与衆不同的感觉,可能她觉得年轻就是资本吧,她会经常穿一些稀奇古怪的丝袜来展现在别人面前,什麽蓝丝配球鞋、绿丝配滑板鞋、粉红丝配帆布鞋,镶嵌着亮片的紫色丝袜,或是布满着卡通的乳白色丝袜,总之是五顔六色、花样百式。甚至有一次许灵还裸腿穿了一件暴露的渔网袜,踏着一双妖艳的长筒皮靴走在大街上,可没把我那碰巧路过的丈母娘给活活气死!狠狠的训斥一顿后,这才让这个疯丫头稍微得以收敛。别看我这小姨子疯疯癫癫,但在贞洁方面却始终保持着处女之身,这又要归功于我那大学教授的丈母娘。刘爱萍虽然宠惯许灵,但在女儿贞操方面却格外注意!但可惜的是,许灵那保持了20多年的处女膜,最终还是被一根肮脏粗大的肉棒给彻彻底底的肏烂了!「老先生,您没事就好,我这女儿也真是的,都是当妈的人了,怎麽做事还是这麽莽撞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她!」此时我那身穿肉色丝袜的丰满丈母娘,在病房里一个劲儿的给老头说着好话,她甚至有些点头哈腰的恳求着老头的原谅,她那原本就肥大的屁股,在句句恳求中竟也略掩略显的晃动了起来。「大嫚儿啊,你不说俺都不知道,原来你是许夫人的母亲啊呵呵,你可真是年轻呀,我还以爲你们三个都是姐妹呢。」「呵呵呵,老先生您可真是说笑了,论气色您可比我强多了。」病房里的气氛十分融洽,我那身穿肉丝的肥臀丈母娘正跟老头左一句右一句的闲聊着。而我那身穿黑丝的老婆也迈着两条美腿,在老头面前端茶递水。唯独我那低调的大姨子却始终坐在椅子上,她翘着一条诱人的灰丝长腿,搭着一只白色高跟鞋,挺着一对高傲的丰乳,保持着一股冷艳的气质。「那你们看这事是公了还是私了」此时那名交警走进了病房,三位俏母女见后,便不约而同将目光转向病床上的老头。而这时还躺在病床上的老头竟用一种让我感到不舒服的眼神,在三位母女的丝腿上一扫而过,沈默了几秒后,便笑呵呵的说道。「呵呵,私了私了……」「哎哟老先生!您可真是个明事理的好人。」「王伯,真是太感谢了你。」交警见后也没再多说什麽,让我老婆出去办理了一些手续后便离开了。可老头宽宏大量,却让我老婆跟丈母娘俩人万分感激,此时我那好心的丈母娘又【锦上添花】的对老头说道。「老先生,您踏踏实实的在医院里养病,所有的费用我们都包了,您就放心吧。」「哎呀,大嫚儿啊,你们真是太客气了,咱们就当交个朋友,这钱不钱的都无所谓,只是……」老头话说到一半时忽然有些变顔变色,此时我见后便走到他跟前问道。「王叔,有话您就说,我们都能承担。」「嗨……老弟啊,不怕你笑,俺老汉习惯了清静,这病房啊,俺觉得有点吵,怕晚上睡不踏实。」「…………………………」老头也不知道是真煳涂还是假煳涂青岛的这家中心医院可不便宜,他言外之意就是想换个单间,而这家医院里的单间早已全部住满人了,只剩下几间昂贵的高级病房还空中,而这几间高级病房全是给那些大领导级别的人住的,我就是有钱也不一定能让他住的上。「行行行,老先生,这事您放心,我们现在去安排。小凯啊,你去给老先生安排个单间。」「额……」「诶小凯,你愣这干嘛去啊。」还是我那好心的丈母娘【通情达理】,此时她二话没说的就让我去办理住院手续。然而正当我还在爲难的时候,一直处在沈默中的许琳却站起身来。「徐凯,还是我去吧,这家医院我有些熟人。」「哦,那太谢谢你了大姐,我给你拿点钱吧。」「不用了,你看看他还需要些什麽吧。」说着,许琳便拎着包包,挺着丰满的胸部,迈起两条优雅的灰丝美腿,悄然走出病房。就这刹那之间,我仿佛见到老头用他那双小眼睛窥视着许琳那超长无比的大美腿,同时嘴角贪婪的向上微微仰起,一副若有所思的诡异表情。「王伯,您看您还需要些什麽我尽量满足你。」此时我那温柔的老婆对老头关心的问道。而躺在病床上的老头却居然对我老婆装傻充愣的笑了起来。「呵呵,许夫人你刚说什麽俺没听清,你说要【满足】俺」「哦,我是说您还需要些什麽东西我们给你买。」「哎呀,你们对俺这麽好,俺知足,可俺这肠胃不太好,这医院里的伙食啊,俺是真吃不惯。」「那王伯您想吃什麽啊现在也快中午了,我们去给你买。」「哎呀,你看看、你看看……这让俺说什麽好哇这太不好意思了,俺也不知道外面有啥吃的,俺听说那…那有一个什麽八大…什麽关」「青岛八大关宾馆」「哦对对对!俺听说那的饭菜比较干净。」老头现在明显是得了便宜卖乖,就连老婆此时都感到有些爲难了,她转头看了我一眼,那意思好像问我去还是不去而这时的我早有些压不住火了。「呵呵,王叔啊,没看出来你还挺会吃的啊,这八大关可远啊。」「啥远啊没事!俺现在还不饿,能等,呵呵呵……」老头这招【倚老卖老】使的可真是绝!此时我只能尴尬的笑着,想再跟老头商量商量。可没想到我那【好心】的丈母娘却再次对我说道。「小凯,你去买吧,你开车快点,赶中午之前回来。」「额我这……」此时还没等我说话,旁边的老婆却赶紧插道。「哎呀妈,八大关是旅游区,那离咱这多远啊,这一去一回都到下午了。」「所以才让小凯快点啊!小凯你快去快回,别让老先生等急了。」刘爱萍当了一辈子大学教授,她是教书教傻了,以爲躺在病床上的老头只是一个贪婪的小农民,怎知这一开始的放纵,会让她日后经历万劫不复的劫难不过既然我这丈母娘已经发话了,那我这做女婿的又能说些什麽呢不过她傻,我可不傻!反正是出去买饭,我开车在外面熘一圈,随便在那个酒店买点吃的回来就是了。半个多小时后,当我提着一兜子丰盛的饭菜再次走进医院的时候,只见走廊上我老婆与我丈母娘正一左一右的搀扶老头,慢慢悠悠的向电梯走去。「妈!老婆!这是要转病房吗」此时我赶紧跑了过去,见母女二人搀扶着老头辛苦的移动着,便想放下手中的饭菜将她俩取代。「别麻烦了小凯,我俩搀着老先生,你去把老先生病床上的衣服拿着。」母女二人紧扶着老头颤颤巍巍的走在医院大厅里,此时我想取而代之也无从下手,便只好提着一兜子饭菜走进病房,将病床旁老头那件脏兮兮的衣服拿在手里。老头这身衣服真是奇赃无比!一股独有的臭味向我扑面而来,我仔细一看,原来是裤子里夹着一双土黄色的臭袜子散发出来的臭气。无奈的我只能一手提着饭菜,一手拿着臭衣服,缓缓跟着三人的后面,心中那份苦恼就别提了,好歹我也是一个有钱人,怎麽会给一个老农民拿着臭袜子呢「妈,大姐呢护士呢怎麽就你们两个人啊」「哦,琳琳跟护士都去新病房了。」「那也不能让你们两人搀扶着啊,这医院没人啦」「哎呀你别叫了,这不马上就到了嘛。」此时我显的有些浮躁,而老头却一脸嬉皮的说道。「呵呵,大嫚儿啊,你看这让俺说什麽好让你们母女俩扶着俺这个糟老头,真过意不去啊。」「没事老先生,咱们马上就到了,您再忍一忍。」「王叔,这电梯不好等,咱们还是走楼梯吧。」「哎呀,这太麻烦你们了。」也不知道是老头故意的还是怎麽当她们走向楼梯的时候,我见这小老头的步伐越来越缓慢,迫使左右两名高挑的母女也不禁弯下了腰来,同时她俩下身的丝臀也不自觉的翘了起来。当【一黑一肉】四条美腿踏着一层层楼梯的时,随着三人身体的抖动,我见老头那两条耷拉着的手臂,竟缓缓伸向了母女二人的身后!此时老头的这个举动显得非常的微妙,他一只粗糙的大手巧妙的搭在老婆细腰上,随着上楼时的抖动,一点一点的滑落在老婆的黑丝腿上。而他另一只老手却直接轻放在我丈母娘的肥臀上,借着上楼的动作,我丈母娘那肥磙磙的大屁股,竟主动在老头的手掌中来回翻腾了起来!这让身后的我简直看傻眼了,就好像是老头一手搂着一个美娇娃,在她俩彼此的身体上来回把玩儿这一样!可当时的我也不敢确定老头就是在【卡油】,再加上楼梯里人来人往,我也不敢多做声张,只好忍气吞声的跟在她们后面,眼睁睁的看着那两只枯燥的老手,在两团儿肥滑圆润的美臀之间来回【游走】着。「哎!老弟,快跟上啊,呵呵呵……」正当我还在发愣的时候,前方的老头忽然转头向我笑道,他那洪亮的笑声听起来是那麽的得意,那麽的淫荡,那麽的令我感到恶心!几经周折,我们总是来到新的病房中,此时老头舒舒服服的靠躺在柔软的病床上,满脸笑容的对着我们感谢。而这时我丈母娘却气喘吁吁的有些尴尬之意,可能我丈母娘刚才也意识到了老头的【骚扰】,只是碍于面子问题,她也不好多说什麽。「妈,您休息休息吧。」「不了不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琳琳啊,咱们回去吧。」此时我这娇美的丈母娘突然说要回去,这让我不禁感到有些好奇,不过她那着急的样子仿佛透着一股羞耻,看来她显然是不愿意在这里多待了。「徐凯,妈今天累了,我就先带她回去了,有什麽事就问主治医生,他们领导是我朋友。」「好的大姐,那你们就先回去吧。」「行,那你多操心点,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妈,咱们走吧。」许琳说完后,便准备跟丈母娘离开这里,可就在时,躺在病床上的老头却笑嘻嘻的对我丈母娘说道。「呵呵呵,大嫚儿啊,这就走啊」「哦,老先生,家里有点事,我就先回了。」「呵呵,好好好,俺腿脚不方便,就不送你了,谢谢你刚才扶我上楼啊。」老头好像话里有话,说的我那丈母娘也是变顔变色,只是尴尬的笑了笑,便默不吭声的扭着肥大的屁股,赶紧走出了病房。现在病房里只剩下我跟老婆,还有躺在床上的老头。此时那名又再次走进病房,说了一些关于老头的病情后,我便跟着医生去缴住院费。当我再次走回新病房的时候,却发现病房门禁闭,我鬼使神差的向门中的玻璃窗望去,只见病房内我老婆正在给老头一口一口的喂着饭。「许夫人,真是对不起,你说俺刚才好好的,怎麽换了个病房,俺这手就没劲了擡都擡不起了。」此时我在门外窥见老头正靠在床头上,两臂瘫放在床边,吧唧着嘴巴,一脸满意的吃着我老婆给他夹的菜。「王伯,呵呵,你快别这麽说,这都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把你撞了,我这也是应该的。」老婆强顔欢笑的将筷中的饭菜一点一点送进老头的嘴里。其实也我知道,此时的老婆根本是口是心非,除了我女儿以外,老婆从来没有给任何人喂过饭,包括我在内,怎会甘心给一个臭老头子喂饭呢她之所以这样对老头献殷勤,无非也是迫于无奈。「许夫人啊,俺这糟老头啥时候享过这种清福呀唉……看你这个样子啊,俺…俺就想起俺那苦命的女儿喽……」老头说着说着,眼眶竟然湿润了起来。我老婆见他声音哽咽,情绪有些激动,便赶紧对他问道。「呀王伯,您这是咋了呀咋好好的,就……」「唉……闺女啊,实不相瞒,俺以前也有一个女儿,可惜死的早啊,她要是还活着,估计跟你现在一般大,唉…苦命啊…呜呜呜………」老头这眼泪说流出来就流出来,弄的我老婆也爲之动容了起来。「哎呀,王伯,这都怪我,说着说着就让你伤心起来,其实……其实我也没有父亲,我爸也死的早……」「啊唉……你说咱俩真是的…怎麽会这麽巧啊唉…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啊,不过许夫人,你可比俺强啊,你有个好家庭,有个好丈夫,可俺什麽都没有……」「王伯,您放心,我以后会经常来看你的。」「呵呵,好闺女,行了行了,不说了不说了,越说越伤心,啊……啊你把那个鸡腿递给我尝尝……」如果当初我能早点看穿老头这【鳄鱼眼泪】,也许我之后的人生便不会如此卑微,我的老婆也不会那麽凄惨,不过今时的我……说什麽也没用了。「王伯,这鸡腿用筷子不好夹,我直接用手拿着给你吃吧。」「哦好好,麻烦你了。」此刻我老婆已经被这老头的【悲惨经历】所打动了,听老头说想要吃鸡腿,她便拿起了一根红烧鸡腿送到了老头的嘴边。而正当老头吃到一半时,突然他那老嘴刻意扭动了起来,竟大开着肮脏的嘴舌,对着老婆的玉手便是咬了一口!「呀!!」「哎哟!你瞧俺着吃相,对不起对不起!许夫人,没把你咬疼吧」「哦没事没事……」「唉…你看俺这……唉…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一直站在门外的我,看到此情此景后,便再也看不下去了,此时我推门走进病房,关心的对老婆问道。「咋了老婆出什麽事了吗」「哦,没事没事……」此时老婆满面含羞的低着脑袋,迟迟不敢直视我,便倒了一杯热水走到了老头的面前。「王伯,吃了这麽多东西,您也喝点水吧。」然而当老头颤抖擡起他那只老手,想要接过老婆这杯热水的时候,突然老头手中一颤!竟将这杯热水完全洒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哎呀王伯,对不起我都忘了你手不能擡起来。」此等窘迫的场景让我看在眼里,而老婆居然慌忙的拿起纸巾,毫不犹豫的伸出玉手,主动擦拭起老头的胯下。「呀啊!!」正当老婆拿着纸巾刚擦了几下时,突然她便娇羞的叫了起来,仿佛碰到了某个硬硬的东西。「呵呵呵,王叔,还是我来帮你擦吧。」此时我也显得非常尴尬,知道老婆肯定是不小心碰到了老头的大鸡巴,便赶紧对老头说道。「啊,不用了不用了,我这会儿想去茅房,老弟啊,劳你个驾。」见老头说要去厕所,我便将老头从病床上扶起,搀着他缓缓走进了病房内的卫生间里。这时我又回头看了一眼老婆,只见她满脸骚红,玉手微微抽搐,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嘿嘿,老弟啊,麻烦你,帮俺把裤链解开。」站在马桶前的老头,突然对我提出了一个,令我现在想起来都感到颤抖的要求!「王叔,这……」「呵呵…俺这手不听使唤,俺也觉得怪不好意思,要不你让医生来一趟吧。」「…………………………」一种从未有过耻辱感直奔我的心头,见老头那副贱笑样,此时我只能硬着头皮,慢慢将老头的裤链开来。「哎,老弟,你好人做到底,帮俺把它拿出来。」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怎麽做到的竟然平生第一次握着一根男人的鸡巴,极其羞耻的给一个肮脏的老农民把起了尿!【哗啦哗啦】尿尿声在我耳边充斥着,此时我心中简直别扭到了极点!怎麽今天会这麽倒霉而此时老头却一副舒畅的表情看着我。「喔哟……呵呵呵呵……老弟,你艳福不浅呦。」「王、王叔……啥意思啊」「你老婆真是又温柔又漂亮,你那丈母娘也不错,嘿嘿嘿……」老头的眼中发出一道让我不寒而栗的淫光,同时我也感到手中的那根肉棒越变越大,甚至有点握不住的感觉,此时我下意识的低头看去,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我手中的这根肉棒,如同一条狰狞的巨蟒!硕大的龟头不断强而有力的喷射着骚黄的尿液,在马桶中溅起巨浪般的水花!耻辱的溅打在了我那颤抖的手上……第一集完[size]